Showing: 1 - 10 of 11 RESULTS

【收妖誌】明明白白我的心,甜蜜的夢容易醒,面試官你騙我騙得好苦啊~

剛接這份工作的時候,心態上有種回到剛畢業的菜鳥狀態,除了薪水一樣爛的令人引起共鳴之外,更多還有那種初來乍到,面對全新挑戰的興奮感。然,世間萬事總是容易被表面花樣所蒙蔽,我當初費了一番功夫,面試多輪、等待數月好不容易才敲定一切細節的工作,原來也不是多了不起。誠可謂:康莊大道我不走,不撞雷坑不回頭。別說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歷劫升仙了,光是以下三道雷就把我劈個半死不活;各位信眾,切記切記,有雷馬上避,遇妖馬上辭(職)。

【HK日記】神出鬼沒的警察大人們:不是不見,就是蜂擁而現

過了一陣子,我卻發現只要是某些「時刻」,路上的警察就會突然蜂湧而現,每次必然傾巢而出,眼神所及,絕不少於 6 位警察大人,兩兩一組,互相掩護的行走於商場、街口、地鐵站出口等要道。他們的行走絕無漫無目的,三隊人馬總是集體行動、四處張望,且不與人交談,光是出現便極有威勢 … …

【HK日記】香港人的勢利眼,以及無所不在的高幹子女

閒來無事,與三兩好友喝酒閒談,避無可避的總是會談到對於香港/香港人的一些印象與心得總結。 在中環工作的好友說「啊!香港人很勢利,所有人都愛問在哪上班、住在哪區,好像知道了就可以快速標籤你的人身價值;要我說我在中環工作,也可能是在中環的麥當勞啊!」

【HK日記】讓我們,一起成為社畜之王吧!

「總體而言,香港的生活就是更『社畜』。」與各方好友幾次簡短的報告香港生活後,沒想到得到如上完全一致的回覆。或許連我自己都沒想到對於香港的濾鏡如此之深,來之前做盡各種分析,用數字評量了種種得失,最終還是認同了這句結論;不禁在心中默默吶喊「天啊!我是來這裡成為社畜之王的嗎?」

【HK日記】零碎生活實錄:狂熱的鳳梨之愛,與地鐵人口學

週五夜半,嘣一聲,突然嘩啦啦各種人聲嘈雜,「啊,是門口左側的住戶酒醉被朋友扛回家了」;週末晨間,一陣激昂的狗吠,「喔,又是右側住戶養的那隻小狗在吵著出門」… … 撇除依靠氣密窗奮勇抵抗的街道喧嘩,香港一貫的薄牆,將大廈內上上下下的各種人生殘影疊加。

【HK日記】掐指一算,施主,您這個月頗有血光之災啊!

回顧過去一個多月,連串的霉事,簡直令人一言難盡。也總讓我回想到當年在科隆時,那個瘦瘦高高的德國房東告訴我的小小迷信之語,他說:「你在陌生城市的第一夜夢境,將會預告你未來一年在此的運勢」,因為這句話,最近我總是努力回想來到香港後,到底做了什麼樣的夢?

My ChocoMelon, My Long Lost Lust – Ep.3

疾病的終點是什麼?不是痊癒,反之的現實是只能與之共處,再也甩不掉它。你的人生終究有它的烙印,只有認清這個事實,才有辦法過得快樂一點。還記得幾年前,我與設計師妹妹一起回家,我略略分享一下我那穩若老僧的境界,一句「無慾、無求、阿彌陀佛」竟把人家給逗笑了。我啞然之餘,也覺得有些開心,好吧,情慾情慾,沒有慾也不是挺想談情了。

My ChocoMelon, My Long Lost Lust – Ep.2

腹腔鏡手術之後,就是永無止盡地吃藥:柳菩林、黛麗安、異位寧,一路換下來,不變的只有一陣陣的熱潮紅,還有頭痛、體重增長等副作用,更不用說捉摸不定的滴血症狀。我問醫生,怎麼才會痊癒?答案竟是「快些生小孩」,或是如果沒有生育打算可以拿掉子宮,不管哪一項,我都沒有做好準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