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女子羅曼史 — 大佩阿姨

大佩阿姨是我媽的大學同學,身材高挑、瘦削,乍看冷淡的面孔下有著爛漫的天性。第一次聽聞他的消息,源自我妹隨口轉述,那時正值我在菲律賓水深火熱,無緣相見;再一次聽見,是我跟爸媽都回到了台灣,也才有機會從頭到尾了解他的故事:


Chapter 1

大佩阿姨大學畢業後,隨即回到家鄉任教,不過沒多久就因為男友的人生規劃,快速步入婚姻並隨之奔赴美國。多麼典型的一個美國故事,接下來的發展也不免俗,先生赴美攻讀博士後就順勢留了下來,成為美國人,並且因為其性格與手腕,建立了「成功」的事業,大佩阿姨也逐漸習慣美國的生活,甚至還開過餐館、參加過教會的廣播電台,學會了一手好料理,特別是適合在社區中與鄰里分享的甜點糕餅。

過了幾年,中國市場崛起,各種重金延攬,大佩阿姨的先生也備感尊榮的親赴中國,開啟另一波事業高峰,故事到這裡進入了另一個分歧點,就像所有俗爛小說的描繪,大佩阿姨的先生第一次感受到赤色階級的甜美滋味,春光煥發、處處留情,張狂、固執且又自大,甚至看來大佩阿姨的難堪憤怒也只是場獨角戲,兩位子女遠在美國「不予置評」,兒子不管、女兒無奈,畢竟大佩阿姨不願就此斬斷。

有那麼幾年,大佩阿姨就像所有「心甘情願」的女人一樣,在三地間飛來往去,親眼見過一個又一個說不出口的女人,卻又任勞任怨的從台灣帶高血壓藥等醫囑給先生,勸阻先生不顧身體的花天酒地。最終,一個突如其來,先生某天心臟負荷不了,走了。場面有點難堪,甚至留下沒繳清的高額貸款,不過大家都感到那麼點鬆了口氣。


Chapter 2

生活終究要繼續,恰巧也到了退休的年齡,久未見面的老同學之間更是日漸活絡,常常有天南地北的同學會要參加。然而生活又一個轉彎,沉寂許久的癌細胞竟然復發,大佩阿姨便決定告別寒冷的波士頓,暫時長居台灣。

此時的他帶著點喪氣,更有股義無反顧的隨意,沒想到一則臉書訊息意外打破了寂靜,久違的追求者竟然透過臉書循線而來,表達對於往日情懷的追憶,這一個無所事事的男人帶來了火花,大佩阿姨也就順勢接受了,那種隱晦且又逃離現實的情愫,讓兩人間有了點情人般的往來。

男人誇誇其談這些年的經歷,抱怨妻小的無趣。啊,原來,他並非單身,只是一個不安於室的中年老男,可是啊,大佩阿姨想,老男說他早已與家裡的人「互不干涉」,如此一來,也就堪用著陪伴到離開吧。似乎是揣懷著這種心理依靠的想法,兩人斷斷續續的又相處了一陣子,直到某天老男的妻子來到大樓底下,那股氣勢衝衝,才把一直以來的鏡花水月戳破。

老男沉浸在自己的劇情,說出了經典台詞「我不能放棄我的家庭」,短短不到 10 分鐘,一場荒唐獨白就匆匆把這幾個月的戲蓋棺論定。帶著點尷尬的憤怒,大佩阿姨絮絮叨叨了幾個月,抱怨老男的自作多情,轉而才又慢慢開始分享起各種來路不明的養身秘方。


故事暫告一段落。聽到這裡,只覺得狗血果真來自生活,甚至不知為何的讓我想到了我所讀的第一本 Amy Tan 小說,只可惜前者有著點反思的意味,但若要說貼切,可能拿無情且又無理取鬧的瓊瑤來比喻更為恰當。

總是愁緒滿腔的大佩阿姨,總是讓我聯想到某個童年電視劇中戚戚哀哀的女演員。

(Featured Photo by Tiny Tribes

Recommended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