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日常小事】2020 年冬的路人、黑狗與我

01/31,早:厭世的父親與姊姊

世上大抵有一種人,一出生就註定渾身是戲。

疾駛向大安站的捷運上,進來了一家子:一位年輕的父親帶著兩個年幼的女兒;車內的群眾略有眼色的讓出了博愛座,父親也就略顯謝意的推著嬰兒車帶著已能自行走路的姊姊坐上位子。

此時,嬰兒車內的女娃伸出雙拳,不耐的躁動。父親帶著文青眼鏡的臉上看不出表情,只是抱出了女娃,讓她坐在與姊姊之間的小縫隙中。一站、兩站,女娃憊懶的靠著父親,神情厭厭;此刻時值疫情期間,熙來攘往的人們都戴著口罩,深怕中標、也厭惡被罰錢,然而小兒無賴,怎樣都不肯戴,大王般的甩開父親遞上的兒童口罩,一回生二回熟,第三次就開始眼角泛淚據理力爭,怕悶、不戴、不可妥協,再接連打掉父親無奈的大手。

啪、啪、啪,三下,帶著節奏。最終父親一臉厭世又十足嫻熟的把頭靠腰際、腳蹬捷運透明隔板的女娃抱起,一健步塞回嬰兒車,順勢再扔進口罩,準頭十足的落在女娃的肚腹上。

女娃不甘示弱,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撒潑,卻絲毫沒有打動父親,更甚年約五歲的姊姊也是一臉凝結的直視前方,無視一旁聲嘶力竭的妹妹。

啊!妹妹啊,你的小把戲我們無動於衷。

01/31,晚:黑狗與我

Photo by Volodymyr Tokar

路上行走,請謹遵社交距離!

冷個半死,遂放棄「順路多走幾圈公園,增加運動步數」的魯蛇想法,急步朝著家的方向快進,只願今日、殘生都能在被窩裡溫存。

殊不知,一個恍神,差點踩到前方的旅伴,「對不起」半聲出口,卻發現原來對方竟然是一隻黑的圓潤的土狗!只見,她無奈的往後一瞥,我似乎看見了些我見猶憐(或只是單純嫌棄)?雙方微愣一秒,便又紛紛回頭繼續前進,保持行人間的默契,各走各的路。

之後,我們步履一致,又亦步亦趨的共享了百米的緣分,此時的我略有猶豫是否要遵從通勤一族的社交律法,絕不過份靠近他人,杜絕跟蹤變態的誤解。

不過小黑?

我略微思索,還是決定遵守前輩的告誡,用距離拉開緣分,及時挽救慣性之下略顯變態的貼身步法。沒想到我一健步往右側微調,小黑竟也慢我微秒,跨出了向右錯開的選擇,空氣有些凝結,我們又尷尬了半分,然而似是見我先她一步,小黑才又略顯遲疑地收回腳步繼續向前。

這一次照面,竟在狗臉上看到了社交尷尬 … … 哎呀,我啞然失笑,難為小黑忍受我這憨慢的路人,終於傻頭傻腦的領悟彼此空間的重要性,再下一個百米,小黑順勢轉入她側的公寓住宅。我的罪過,竟讓小黑曾一度願意繞至家的對面,只為與我錯開!

(Feature Photo by Lisanto 李奕良

Recommended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