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ChocoMelon, My Long Lost Lust – Ep.1

這一集「確診者」
下一集「手術與藥

2016 年,我正當年少,體能與身形都達到人生巔峰(連續三個月每天騎好幾公里的腳踏車,當然瘦!)
2016 年,我確診了子宮內膜異位症。

這一切的發生,現在想來還是有點魔幻。主要事記大約如下:
1. 2016 夏末,前往柬埔寨,每天通勤上班,偶而還會騎個 3,40 分鐘的腳踏車去吳哥窟那邊的夜市閒晃
2. 往後三個月,每個月固定發一次燒,多次腹瀉,那時候很流行茲卡病毒,曾疑惑自己是不是中標
3. 年底回台,硬是在一個月內把快過期的健身房點數用完:瑜珈、TRX、有氧樣樣來
4. 農曆年前,生平首次月經沒來(晚半個月),心虛驚嚇之餘,買了第一支驗孕棒、看了第一次婦產科
5. 隔三天,轉診國泰醫院,醫生指著超音波上「近 10 cm」大的巧克力囊腫嘖嘖稱奇,直稱「簡直跟哈密瓜一樣大」
6. 最後,趕在年節前,一次請假到底開刀去


孕不孕?親愛的,我的,ChocoMelon

不知道是不是醫生那句「哈密瓜」太過荒謬,留下深刻印象,總之,在過後的日子裡,我都悄悄稱呼我體內的它「我的 ChocoMelon」,甚至有了點親密的感覺,即便如今,那股奇異的、緊密的感受依然猶存,但儘管如此,自始至終我還是難以忘卻那年冬日診間,醫生給我看的超音波照,難以想像毫無贅肉的下腹部竟藏了那麼大一團血肉。

當然,也難以消化接踵而來的一些問題,例如:可能一再復發、可能不容易受孕、可能會有用藥肥、可能會賀爾蒙紊亂,可能的各種可能。那時候,我才深刻體會到它對我的影響將有多大,就好比我根本沒想過生小孩,但當有人說你可能連擔心都不用,就不明所以感到氣憤難堪;後來,當我很落伍的看完了《How I Met Your Mother》,看到片中 Robin 發現自己不孕時表現出來的情緒,才有了那麼點被了解的釋然。(然後最後一季真的不要看,大爛尾)

此外,這病還有一點很討人厭,就是沒有治癒的方法,只能讓身體不來月經,怎麼不來?吃藥或是懷孕!所以莫名還要得到醫生、護士的催孕暗示,盡快讓子宮功成身退、事成割席!這種治療方法,也真的一度讓我認真思考給人代孕、自己懷孕等各種可能。現在想想都覺得瘋魔。

Photo by Charisse Kenion

神秘病因:塑膠吃多了,真的會有事

接著,在得到「不得不開刀、要開盡快開」的通知後,原本我還想自己默默地完成這項手術,沒想到醫生說必須要有親人陪同才能進行,就只好打消念頭,鼓足勇氣回去求援。也是後來經歷了結石、盲腸等細碎陪病經驗後,才知道我當初這個手術要在醫院躺七天,不可不謂久了,更別說還夠格申請勞保津貼。

子宮內膜異位症

囊腫 5 公分以下,不必開刀,持續觀察,如有變大的趨勢再討論是否切除;反之,如果過大不處理有囊腫破裂的可能性(走路、運動都可能造成),將導致病患下腹劇痛,且後續手術清除困難。

回想初次從醫生口中得知確診「子宮內膜異位症(巧克力囊腫)」時,在我腦海中浮現的是好幾十年前我阿姨去醫院開得刀,因為叫巧克力,所以記得很牢;沒想到我也得到了巧克力,所幸後來發現貌似只有我遺傳了這項糟心的催孕病。我認真地詢問醫生,這病灶到底是什麼?可以怎麼預防、抵制、一勞永逸!可惜的是,現在醫學界好像也沒有個定論,僅寥寥指出:
1. 基因遺傳
2. 環境因素,例如塑化劑

我這才發現,原來科技新聞寫久了,總以為人類即將征服宇宙星空、長命百歲,但回過頭來,其實我們對於自身人體的認知仍是少得可憐(然後我期待的仿生眼也還是未能量產)。

不過更可怖的是在我看診期間,還看到不少比我更小的人,目測國高中生;聽醫生分享,推估是環境因素影響,導致這幾年因患巧克力而手術的年齡層越來越低了。如此,仔細回顧生活中每一幀的細節:手搖飲、外帶餐、微波速食碗,都不免感到一絲絕望,由奢入儉難,我瞬間有了海龜般的緊迫感,環保變得不是時尚,而是性命攸關。

Photo by Nick Fewings

睜大眼睛:原來一切都是「有跡可循」

最後,在開刀前,醫生曾經好奇地詢問我,在此之前有沒有特別的身體感受,像是:月經來時很痛、側腹隱隱有針刺的感覺等等,當時頭腦反射想說「沒有」,但頓一頓,又想到許多過往沒有太過在意的細節:
1. 25 歲前偶而會經痛到躺平(例如在日本住時,痛倒在地鐵廁所中,想要呼喊「助けて~」卻沒力氣)
2. 三不五時,右側腹有刺一下、刺一下的感覺(雖然我以為是便秘後遺症)
3. 經期中血量變少、血塊增多等狀況

更不用說,原來等到腫瘤大到一定程度,身體機能都會受影響,發燒感冒什麼的都很正常;想當年,我在暹粒時每天騎腳踏車幾公里來、幾公里去,身材好到大腿肉彼此無法相遇,肌肉又硬又有安全感,每天還吃原生態食品,簡直是健康模範生,但即便如此卻還是頻繁發燒,每個月定期變喪屍。

如今回頭一看,這才知道一切皆是有跡可循啊。

接下來的日子,快如流水,抽血、回診、約定開刀,然後就是永無止盡的吃藥、換藥、再吃藥。

(Featured Photo by maudes)

Recommended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